简 述: 辛丑年正月初二,又是一年春好色。记烟花夜空绽放,美丽而又美好。

[TOC]


本文初发于 “偕臧的小站” ifmet.cn,同步转载于此。


​ 年初二,沐浴阳光☀️,待午晌后,酒足饭饱;宾客来者,姐夫周者有兴致,相约垂钓,另一人,同附和,携吾共赴河边,垂钓或渔网之🎣🎣🎣。


​ 乃驱车,路至一小路转角,遇一车,车窗互视,是二叔亲姐,惠姐姐,也幼时疼爱我者,高兴,简聊之。后至二叔家,询其幼子:“钓竿何在?” , 曰:“不知”。遂与之,房间共寻之,不得,返。继而电话询二叔,知鱼竿所置之处,复返;再遇惠姐姐与其良人;与其详聊生活、工作等之境况,甚欢。同时继而寻竿,取之,返程。


​ 左持一篓,右握一鱼竿,余者有携渔网、铁铲、饵等。一起大步,欣欣然往;至于河边,见河面,两侧浑水,水草浮生,中间清澈,有甚多鱼排队缓慢游之;亦见数条红尾鲤鱼,体型较大。亦有鲫鱼纹丝不动,亦不惧人,身旁偶有泡泡上浮。二人手执杆垂钓,一人渔网之。静待良久,不上钩,遂挪另一古桥,再次垂钓之。看水波涟漪、水面映日,波光粼粼,微风清徐,惬意舒适,悠哉自然。


​ 良久,天渐黑,起鱼竿返家。鱼篓空空来,亦空空而反。门口闲聊,一小儿童,吾侄儿,见吾等归来,童言无忌望向二叔:“爸爸,鱼呢?”。其妻、姑姑、奶奶、爷爷、叔叔等,一顿,皆哄堂大笑,玩笑再起:“钓鱼,鱼呢?”。甚至开心,一起等皆感其乐一堂。


​ 恰逢另两幼侄游玩归家,带饮料、小吃和烟花、爆竹🧨🧨🧨等。恰好,心有一大胆想法,点一炷香,与两幼侄共归其垂钓处。途中,一侄点燃其爆竹,扔之于菜地,硝烟起,一大坑(记载于此,便日后可忆);至于古桥,爆竹扔于鱼儿出没处,见鱼腹大白,疑晕,不久摇摇尾巴,惊吓逃遁之。后与一起点燃,爆竹声声入耳,响彻云霄,心有一惊,亦同时开心至极。


​ 毕,归家。餐后,再次闲聊八卦等消遣。后提议共放烟花共欣赏,一群大小孩,皆一起点燃绽放烟火。有多个置于地面,有各手持一杆,约定共点燃之,拍照片、volg 等留作回忆。间隙,母亲言:“姐弟皆一家人,即使皆放烟火,也都是左手叉腰,微斜身体,右手持冲天烟火,期间言辞姿势等也相差无几,当真是快乐。” 年就是家人的团聚, 与平日难得一见的亲人等,团聚一堂,吃瓜果零食,共吃一桌佳肴菜,谈一年变化,互道牵挂于担心,彼此之间互相祝福,共同期待来的一年更好。


​ 记辛丑年正月初二夜,共赏烟花美景,虽易逝,但美好留于回忆不易逝;书写初三,忽感今天亦是情人节,顺祝你们祝新年梦想成真,所有有情人:愿年年岁岁永相依,朝朝暮暮心相携,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。


望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;

便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;

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签,终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